医疗服务遍地开花,非公医疗的风口真的来了?

在国家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大趋势下,非公有制医疗市场真的欢迎这股风吗?为了分析国内非公医疗服务行业的现状,欧康(EURO Health)对39家参与医疗服务的上市公司进行了梳理,试图充分表达各公司的发展现状和规律,供专业人士交流和讨论。

在国家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大趋势下,非公有制医疗市场真的欢迎这股风吗?

自2009年以来,中国开始全面改革医疗卫生体系。改革的主线之一是推进公立医院的重组,鼓励、支持和引导社会资本进入医疗服务领域,形成多元化的医疗管理模式。

党中央、国务院先后发布了若干关于深化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和通知。其中,利用社会资本建立医疗机构的主要政策包括:

1。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发展医疗卫生事业,积极推动非公有制医疗卫生机构发展;鼓励和支持社会资本组织各类医疗机构;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公立医院重组,优先安排具有医疗经验和良好社会声誉的非公立医疗机构参与公立医院重组。

2。社会资本可以根据其经营目的独立竞标营利性或非营利性医疗机构;鼓励社会资本设立非营利性医疗机构,支持设立营利性医疗机构。

3。调整和增加医疗卫生资源优先考虑社会资本;当需要调整和增加新的医疗卫生资源时,应优先考虑在符合准入标准的条件下,由社会资本设立医疗机构。

4。卫生部门负责审查非公立医疗机构的类别、诊疗科目、床位等执业范围,不得无故限制非公立医疗机构的执业范围。

5。加快形成多维医疗管理模式;鼓励企业、慈善组织、基金会、商业保险机构等。以各种形式投资医疗服务,如投资新建筑、参与重组、托管、公共和私营部门等。

在上述政策的指引下,公立医院的数目近年来呈下降趋势。相比之下,私立医院的数量迅速增加。截至2016年11月底,私立医院的数量已经超过公立医院。民营资本进入医疗服务领域,将形成以公共医疗机构为主体、民营医疗机构为补充的多维医疗服务模式,通过引入竞争促进医疗服务行业健康发展。

当然,除了改革红利之外,医疗服务领域的投资和并购活动也开始迅猛发展。1亿欧洲智库统计了2017年至2018年5月国内非公医疗领域十大项目,融资总额近110亿元。每个项目的融资金额超过2亿元,主要分布在互联网医院、民营医院和诊所。

为了分析国内非公医疗服务行业的现状,欧康(EURO Health)对39家参与医疗服务的上市公司进行了梳理,试图充分表达各公司的发展现状和规律,供专业人士交流和讨论。

宏观分析:转型时期、总部城市和主营业务

追溯中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进程,2009年、2010年和2015年无疑是工业发展的三个重要时间节点。2009年,中国全面实施卫生体制改革。2010年11月,《关于进一步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的意见》提出了一系列措施和优惠政策,放宽了社会资本对医疗机构的准入范围。

这些政策为民营资本进入医疗服务行业提供了政策保障,民营医疗机构的比例不断增加。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全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规划纲要(2015-2020年)的通知》明确提出要严格控制公立医院规模。在上述39家上市公司中,大多数都是从

延伸到企业主营业务,39家上市公司中有26家不仅从事医疗服务,占66.67%;13家企业的主营业务是医疗服务,占33.33%。

也就是说,三分之二的企业正在从其他领域向医疗服务领域转型,包括制药、房地产、百货零售、玻璃陶瓷、淡水珍珠等行业。

微观分析:最初的商业类型、非公共医疗服务的子部门和市场发展

Focus 1和3大类型的企业。玩医疗服务

根据企业原有的业务类型,39家上市公司大致可以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以医疗服务起家的资深玩家,包括康宁医院、华夏医疗、院长诊断、康华医疗、爱尔眼、泰和成医疗、渐康国际医疗、华润凤凰医疗、裕仁医疗、美心医疗、新世纪医疗;

第二类是行业扩展。他们从制药或医疗设备开始。它们属于医疗行业,但不是医疗服务,包括新华医疗、华邦医疗、马应龙、恒康医疗、新邦制药、金陵制药、白一制药、贵州百令、白云山、姬敏制药和北京大学制药。

这类企业进入医疗服务的原因是为了打开整个医疗产业链,从上游药品或器械延伸到下游医疗服务机构,抢占公共医疗系统之外的新市场份额。

第三类是跨境转化体。他们已经从其他非医疗领域转变为医疗服务,包括国际医学、心悦卫生、创新医学、洛马信息、中国首都、怡化卫生、美年卫生、诚志股票、澳洋科技、蓝海投资、湖南发展、同策医疗、联想控股、三星医疗和神州长城。

这类企业要么因为借壳上市而与医疗服务无关,要么看中大健康产业的发展机遇,通过并购、高质量股权战略投资等集团运营模式转变为大健康产业。

聚焦2。选择私立医院,进入非公立医疗市场。

私立医院、第三方独立医疗机构、诊所、互联网医院和医生团体都是非公共医疗服务的子部门。从上述39家上市公司来看,除院长诊断学、北京大学医学院、心悦卫生等公司外,绝大多数企业都选择民营医院作为切入点。

选择私立医院作为切入点的原因一方面是受机构规模的影响。与诊所、网络医院、第三方医疗机构和医生团体相比,私立医院的营业额通常高于其他分支机构,导致基于营业额倍数的更高估值。在为上市公司创造新的利润增长点时,企业的市场价值也随之提高。另一方面,由于公立医院的重组,社会资本的介入使公立医院的经营性质从非营利性变为营利性,导致私立医院的数量增加。

根据卫生与安全委员会官方网站的统计,截至2018年5月底,公立医院的数量为12,145家,私立医院的数量为19,461家。截至2017年5月底,共有12,596家公立医院和17,007家私立医院。截至2016年5月底,共有12,971家公立医院和15,193家私立医院。截至2015年5月底,共有13,326家公立医院和13,153家私立医院。截至2014年5月底,共有13,380家公立医院和11,666家私立医院。

因此,在过去的四年里,公立医院的数量逐年减少,私立医院的数量逐年增加,一些公立医院已经转变为私立医院。

以三星医疗为例。2015年5月,三星医疗通过收购宁波明州医院进入医疗服务领域,并将医疗行业确立为公司的重点发展产业。

明珠医院是由奥克斯集团有限公司和宁波三星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于2014年11月5日取得营业执照。

明洲医院,原名宁波明洲医院

正常情况下,如果投资建设综合医院,一般会选择二线和三线城市,因为北上官岭有这么多大型三线医院,很难与它们形成积极的竞争。二线和三线城市是相对合适的选择。如果投资建设专科医院或门诊,贝上官格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比如脑科和肿瘤科,或者可以抢占一定的市场空间。

以康宁医院为例。虽然它对中国浙江省原有的民营医院业务很务实,但它通过轻资产模式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战略布局,在环渤海地区和西南地区设立了精神病专科医院,并在深圳、杭州、临海和平阳开设了医疗机构。

此外,中国长城收购武汉商业医院、利用国际医药筹集资金建设Xi安国际医疗中心、蓝海投资宁波口腔医院、湖南发展投资长沙、湖南省设立儿童康复医院、金陵药业投资宿迁医院和仪征医院、华资投资重庆医科大学联合建设第三重医院等都在二、三线城市规划之中。

一般来说,上述39家企业中,绝大多数选择二、三线城市作为主要战场,少数在北方登陆并向海外扩张。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