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运营商生不逢时 语音通话市场已成鸡肋

自从工业和信息化部(Ministry of Industry and Information Technology)最近推出俗称“虚拟运营商”的改革方案以来,到目前为止许多公司都表示将争取“虚拟运营商”许可,包括三类企业,零售连锁企业、增值服务提供商和电子商务企业。然而,据一些参与企业了解,他们的积极性普遍不高,因为语音通话已经成为“包心菜价格”,移动通信转售业务的市场前景不容乐观。根据工业和信息化部的解释,移动通信转售服务是指从拥有移动网络的基础电信服务运营商处购买的移动通信服务,重新包装成自己的品牌并出售给最终用户。然而,圈内人士称之为虚拟运营商(virtual operator),已获得营业执照,实际上销售的是自己品牌的手机电话卡或短信包。

“目前,一些企业正准备参与,但由于相互询问,每家公司的投资不会太大,因为手机电话卡零售市场不够大,不足以抢走三大运营商的工作,最终会被捏死,”一家家电连锁巨头的3C董事透露了他目前参与企业的心态。

这种心态主要源于对市场缺乏乐观。据工业和信息化部最新统计,今年第一季度,全国手机短信总量为2321.4亿条,短信总量同比增长0.5%。令运营商更加难过的是,在消除大规模短信后,点对点短信数量同比下降10.9%,平均每月点对点短信数量达到52.6条,同比下降11.2%。

这个问题也存在于语音通话市场。根据中国移动第一季度业绩报告,2013年第一季度,中国移动总通话分钟数达到1037.5亿分钟,同比增长3.9%。然而,每个用户每月的平均分钟数是488分钟,比去年同期下降了2.98%。换句话说,语音通话收入是中国移动收入的重要来源,目前正面临重大问题,人均通话量正在下降。

这不是中国移动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问题。2012年,中国移动通话总分钟数达到41,923亿分钟,比上年增长7.8%。然而,2012年语音业务收入为3680.25亿元,仅比去年增长1%。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仅仅依靠销售手机电话卡和短信包,虚拟运营商的前景肯定会很黯淡。

时机不对

据报道,一些计划参与虚拟运营商改革的制造商目前心情复杂。正如一些人所说,“没有利益可能很难做到。如果你不这样做,错过进入另一个领域的难得机会是很遗憾的”。

其他人认为虚拟运营商的改革主要是在一个不好的时期。如果是10年前,虚拟运营商会赚很多钱。

2005年9月2日,一项名为《关于调整部分电信业务资费管理方式的通知》的议案出台,电信资费的定价权全部移交给运营商,标志着电信资费市场化和与国际惯例接轨。从那时起,一场全面而激烈的手机收费价格战开始了。

此后,在国家部委的领导下,手机通话普遍实行单向收费和长途电话费,进一步降低了收费。

到2011年,时任中国移动董事长的王建宙承认,过去运营商有价格弹性,但现在没有价格弹性,降低基本电话费的空间越来越小。也就是说,如果价格再次降低,价格水平将保持不变。

中国联通总经理陆益民也表示,电信市场过去的发展最能反映改革开放过程中市场经济的实力。在过去十年里,价格猛涨,大部分费用都在上涨,而电信费用以每年10%的速度下降。

加上微信等奥特服务已经将部分语音通信市场变成了自由市场。整个语音通信市场逐渐枯竭。在这个时候,进行重新设计是没有意义的

美国移动虚拟运营商于1999年正式推出。经过三年的发展,用户普及率达到了0.8%。

自2008年以来,虚拟运营商的数量急剧减少。在全球对移动虚拟运营的热情释放后,一些企业已经开始逐步退出,并进入了一个以其他企业为王的时代。

香港在12年前开始引入虚拟运营商,这使市场价格上下颠倒,并将其降至“卷心菜价格”。现在它只是名义上的。

全球虚拟运营商已经运营了十多年。结果,它的市场份额如此之小,令人不寒而栗。因为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再次创新语音通话市场并不重要。毕竟,创新的手机电话卡将被收费。然而,微信等奥特服务是直接免费的。如果不解决OTT等免费网络呼叫模式带来的矛盾和冲突,虚拟运营商的改革前景是不可预测的。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